差不多是由桂龙高和高尚武在那里定夺了,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非要拉着汪平加入进来,最终定案是桂龙高和高尚武各注资一千万,各占35%,汪平占20%,那技术参与者5%,合作社占5%,至于汪平的股份,用汪平母亲的身份加入。
  看到汪平还要说什么,高尚武道:“老弟,说个实话吧,这酒的配方相信我们拿到也并不困难,甚至可以抛开你们自己来干,为什么我们非要跟你合作呢?其实,我和老桂看重的是你这个人,从你的做派和现在的各方面能力可以看出,你非池中之物,我们两个用这个投资是投在你这个人身上,我们看好你的发展,现代社会,没有一些背景是寸步难行的,我们商人就更加重视这事,我们也不会让你做违反纪委什么的事情,只是希望你在有朝一日有了一定权力的时候都能关照一下,别让人欺负我们就行了。”
  汪平吃惊地看着高尚武,他知道高尚武所说的话是真的,这种酒的配方只要他们想要,完全可以找到那赵兴旺,相信高价之下,赵兴旺还是会出售他的这配方的,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看中的是自己的潜力,这话到也说得有几分真实。
  桂龙高哈哈大笑道:“老弟,凭你现在的能耐,关照什么的还早了一些,下一步你是否能够发展上去,这也是两说,不过嘛,凭我和老高的眼光,就当投资一次,不就是两千万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也想找一个项目做一下,这也算是一个项目吧,不说别的,就凭你能够让我老桂重新成为男人,这一千万投资就值了!”
  “你们就不怕血本无归?”汪平还是笑着问了一句。
  桂龙高和那高尚武就哈哈大笑道:“凭我们两个的实力,就算是水也能够卖出钱来,还不要说这酒真有效果,你看着吧,下一步你只需要收钱就行了。”
  对方两人肯定也有着他们自己的想法,汪平到也并不想过多的去猜,更没有去探他们的想法,心想这两千万投资到来,到也真是能够做很大的事情,至少上青岭的发展就有了后劲。
  三人又商量了一阵在上青岭搞一个草药种植基地的事情。
  最终汪平并没有住在这里,而是坚持要回去统一行动。
  桂龙高今天也再次验证了自己的能力,想了一下,就说道:“行,我陪老弟一起回去,以后我们有机会再来这里。”
  说话间,那高尚武拿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卡给汪平道:“这卡你收着,无论我们在不在这里,只要你出示这个卡,一切费用免单。”
  “这不好!”
  汪平要推辞时,桂龙高拉过来帮汪平装上道:“一家人,别见外了,见外了大家不好看。”
  汪平也就只好收了起来。
  看到汪平收了卡,高尚武这才笑道:“这样就行了嘛,以后一家人。”
  这次出来,坐的就是一辆大奔了。
  坐在车上,桂龙高对汪平道:“你也别多想什么,下一步我们都会暗中帮助你的,现在你也做不了什么,就专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二千万投资的事情最后一天我们再签,先别说出去,这几天我和高尚武乱那些证照的事情。”
  “不容易办吧?”
  几天时间,汪平感到能办下来的可能性并不大。
  桂龙高就哈哈大笑道:“你啊,经商上你还是不明白的,只要用钱砸下去,加上一些关系户的帮忙,不要说才这点小事,再大的事情都能摆得平,你就放心吧。”
  正在说着话时,汪平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汪平拿出手机一看时,竟然是一个不知道的号码,想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一通,对方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汪,你在哪里?”
  竟然是米琪尔打来的电话!
  听到是米琪尔的电话,汪平就用英语道:“米琪尔,那么晚了还没睡?”
  “汪,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美国时间的白天,我们与美国联系都要在这个时候啊!”
  汪平这才想了起来,果然是这么一回事,就笑道:“有什么事情?”
  “我们在酒店里面,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有几个询价的了。”
  汪平一听就打了鸡血一般,眼睛睁得老大道:“我们的那些产品?”
  “是啊,你过来,有些事情需要你来谈。”
  “行,我立即就过来。”
  挂了电话,汪平的眼睛还在发亮,坐在那里就有些发呆,如果美国方面也有这产品的需求,自己不是把东西卖出国去了?如果是这样,自己不是赚到了美金了?
  看到汪平在那里发呆,桂龙高也有些吃惊,没想到汪平英语说得那么好,竟然能够跟一个美国小妞直接对话了。
  “老弟,了不得啊,美国小妞你都勾上了!”
  说这话时,桂龙高对汪平又更看高了一筹,心想这小子果然是个人物,跟他达成一种合作的关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汪平也没瞒他,说道:“我跟你说过,我有美国的关系,这个女孩子叫米琪尔,是这次的一家参展商人员,他们找我有点事情要谈,我得立即赶过去。”
  “行,你说什么地方,我送你过去。”
  其实,两方的住处距离并不远,只隔了一条道路。
  车子到了之后,汪平就朝桂龙高摆了摆手道:“你先休息好了,我跟他们应该会谈好一阵。”
  桂龙高笑道:“你小子!别被美国小妞掏干了身体!”
  说完这话,哈哈大笑开车走了。
  汪平并不知道的是这时一个县里的工作人员正在跟庞永忠报告着他出去了的事情。
  那工作人员并不知道汪平跟谁离开了,只是告诉庞永忠汪平并没有在住处。
  听到了报告,庞永忠的脸色阴沉着,不过,他也并没有说话,这次把他汪平的情况计算了一遍,想的就是在借这次的招商事情收拾一下汪平,借机也重树自己在县里的威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