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我又离岗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你们有没有试过突然情绪不好,突然不想工作的时候?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觉。在我降临之前,我们曾经讨论过究竟我应该做什么工作,我想过去做警察,做警察应该会遇到很多死魂灵。可是后来我们又觉得,比起死魂灵来,警察遇到堕落灵魂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也就是说很多警察抓到的犯罪分子都是死后下地狱的人,拥有死魂灵的人死后却是属于消亡状态的。除了警察局,唯一可以遇到各式各样人的地方就是医院了,所以我就有了现在的这个身份。
  刚开始我的搭档是米迦勒,米迦勒很仁慈,所以每一次都是大团圆结局,死魂灵想要害死的人都没有什么事,而死魂灵也成功得到了复活。可是加百列比较狠心,我一直以为女天使要比男天使更仁慈,但是加百利似乎不是这样的。
  我信步漫步在医院门诊大楼里,和护士们打打招呼,也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儿科的何大夫和我比较熟,他人很随和,我很喜欢和他聊天。所以我就一层楼一层楼地走,一直走到了六楼。上了六楼还没等我走到儿科诊区,就看到那里围了很多人。里面有个男人在吵:“不会治病你做什么医生?我小孩送过来的时候只是普通感冒发烧,怎么在你这里治得越来病越重了?我告诉你,如果我小孩有什么问题,我跟你没完!”
  不用问又是一起医闹,现在的医闹特别多,但是大部分患者家属还是很讲道理的,所以一般也就是闹一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难过情绪而已。我躲在楼梯口,没有进去儿科诊区,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过去,有的时候你越是辩解,患者家属就越是激动。所以我们院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家属闹的时候迅速叫保安过来,然后医生要保持冷静,注意不要刺激患者家属。有的时候我觉得医生也真是可怜,尤其是儿科和妇产科的医生。家家都是一个孩子,各个孩子都是宝,孕妇就更别说了,那可是两条命的事啊!儿科的患者都是些孩子,治疗手段和用药都要特别小心。妇产科的孕妇更是让人操心,现在人普遍生孩子年龄较大,很多孕妇更是明知自己的身体情况不适合生孩子还强行怀孕,再加上重男轻女现象仍然很严重,所以有一些孕妇更是多次刮宫已经导致子宫壁过薄还要继续受孕。每当和医生聊到这里我们都是摇头叹息,其实人生有很多生活的方法,生孩子这个事不是说必须的,活好自己的人生才是必须的,但是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看透呢?
  患者家属吵吵闹闹的,后来也被人劝走了,毕竟现在孩子还需要抢救,他这样缠着医生对自己小孩的病情没有一点帮助。
  等风波平息了,我就进去儿科诊区去看何大夫。“怎么样,没什么事吧?”我一见到他就问。
  何大夫说:“孩子送来的时候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本来确实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但是他们不早点送过来,非要用什么民间土方法,就在家里湿毛巾敷头和用酒精擦身,又不注意保温,这一来二去的更严重都并发胸肺感染了!来的时候我看到情况严重想打一针,家属非要吃药,不想打针,结果又错过了治疗时机,然后现在到了重症监护室了,又来赖我了。唉……”说罢他摇了摇头。
  “那现在孩子情况怎样?”我问。
  “不乐观啊,可能过不了今晚了。”他说。
  “不是吧?那你跟家属说了没?”我焦急地问。
  “就是因为说了这个,家属才这个样子,我已经尽量注意措辞了。”他无奈地说。
  “唉,算了,谁家不是一个,我们尽力了就好。生老病死的事情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说完我就离开了。
  第二天晚上是我值班,空旷的西药房就我和一个新来的药剂师程凯。偶尔有人来拿一下药,我又想脱岗了,所以我交待了一下程凯,然后就溜出去了。
  我走到门诊外面的停车场,今晚的月亮很圆,我就抬头看着月亮,闭上眼睛聆听着灵魂的歌声。突然我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我扭头一看,发现保安队全员出动了,电梯也不搭,就直接从楼梯冲上去,我就也跟着保安队的屁股后面冲上去了……
  这六楼现在热闹了,昨天那个闹儿科的孩子爸爸,那个搁下话说“如果我孩子有什么问题,我跟你没完”的爸爸正带着五六个人大闹儿科!儿科设施可遭殃了,诊区的长条凳子被砸得四条腿瘸了两条腿了;饮水机已经水-机分离了,接入水机的引水管接口被砸烂,正在往外喷水;分诊台的两个护士躲在分诊台下面,抱着头一动不动;门诊护士躲在仪器室,正从门上的窗户往外看呢!
  几个保安到达现场马上拉着孩子爸爸和一干人等,那孩子爸爸哪里听劝,还是一个劲儿不依不饶地拿着垃圾桶在砸着儿科诊室的大玻璃……
  他一边砸一边嘴里喊着:“叫那个何超出来,叫那个庸医他妈地给我滚出来,我要问问他,我一个好好的孩子,送过来还是好好的,怎么就死这儿了?啊?让他出来面对我,他个狗娘养的,准备躲到哪儿去,躲到什么时候?”保安死命地拉着他,不让他砸儿科诊室的大玻璃。
  保安一边拉人一边嘴里也没闲着:“你打砸东西也于事无补啊!医生已经尽力了,已经尽力了!”
  “尽力?尽个j8毛力,你试一下你死个儿子给我看,你看看一句医生尽力了能不能把你的孩子换回来?你试试!”
  我躲在楼道里张望,我没看到何大夫在儿科诊室,不然应该早就让人堵住了。希望他现在可以躲得远远的,因为这个爸爸脸上的黑死很浓,我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到何大夫。我正在暗自为何大夫祈祷的时候,有个女人从我身边跑过去,直接往儿科诊室方向跑,她一边跑一边喊:“你个sb玩意儿,姓何的现在在儿科住院部藏着呢,你个sb,往这儿砸有个屁用?那个j8庸医害死了儿子,你到好,不去找他倒找到这儿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