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地李昌仁和查裕丰都不在动弹了,李昌仁身体附近的水域都被他的鲜血染成了红色,他就在一片红色中缓缓沉到湖底。
  查裕丰在李昌仁的附近也慢慢地向下沉,他终于又看见了自己的好兄弟张志武,他大喊:“武哥,武哥!我帮你把仇报了你知道吗?周俊松被我打死了,你看到了没有?李昌仁那个王八蛋也被我捅死了,你看到了没有?”
  张志武似乎没有理他,此时他就站在一个很光亮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光太耀眼,刺眼的光芒令查裕丰无法直视,张志武就站在那片光中间看着查裕丰没有说话。
  “武哥,有一个人我还没有杀掉帮你报仇,武哥你不要怪我!”说着查裕丰又哭了起来,“武哥,嫂子我照顾着呢,你不要担心,一切都挺好的。虽然志仁现在在监狱里,但是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
  张志武似乎笑了起来,查裕丰继续说:“武哥,我不能去陪你,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我要杀了欢喜哥,我还要将丰瑜养大成人(张丰瑜是张志武的儿子,他特意将查裕丰的名字调过来给自己儿子取的名)。武哥,对不起我不能过去陪你,我多想过去陪你啊!你知不知我这几年生不如死啊!我每天都做着那些为非作歹的事情,我好恨我自己啊!”
  忽然画面一换,出现在查裕丰面前的不再是张志武,而是张志武的老婆吴燕和她手中牵着张丰瑜,“干爹!”张丰瑜看到查裕丰以后就冲了过来。那天是张丰瑜六岁的生日,查裕丰接了他们娘俩一起去玩。张丰瑜跑过来以后,查裕丰就把他抱了起来,他带着丰瑜去坐云霄飞车,摩天轮,他给丰瑜买好吃的。
  下一秒钟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查裕丰面前就是一片亮光,他把手伸向亮光处,似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他觉得内心一片宁静,睁开眼睛后,看到面前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你醒啦?”老太太和善地问他。
  “大娘,这是哪里?”查裕丰问道。
  “你现在在莱国的一个村子里。”
  “我怎么到莱国来了?”他好奇地问。
  “你从江上飘过来的,我们就把你捞起来了。你先不要说话,先好好休息吧!”说着老太太帮他盖了盖被子。查裕丰心里想着“天不亡我,欢喜哥我一定会去找你报仇!”然后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床边坐的就不是那个老太太了,而是一个大姑娘,这个姑娘一双大眼睛,两片薄薄的嘴唇。她此时正在床边的椅子上坐着看着查裕丰,看到查裕丰醒了,她的脸上不自觉红了一下,“醒了,我喂你吃点粥。”说着就站起来帮查裕丰把枕头垫高,扶着查裕丰坐好后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他。
  一碗粥吃完了以后,查裕丰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洪黛蓉,你呢?”
  “查裕丰。”
  于是查裕丰就和洪黛蓉聊了几句,原来这里是地处莱国临江的一个小村庄,查裕丰被在江边作业的渔民看到就送到了洪妈妈这里,洪妈妈是一个基督徒,很是乐于助人,洪妈妈把查裕丰安顿在了家里,聊了一会儿他也累了,所以就又躺下睡了。
  查裕丰腹部中的那一刀没有刺中要害,主要是他当时预感周俊松会拿刀子捅他,所以避了一下。他背部的那一刀没有刺中心脏和脊柱的部位,而且当时刀在伤口处没有被拔出来,所以失血不多。
  他生病期间都是洪黛蓉负责他的饮食起居,刚开始洪黛蓉给他吃的只是普通的粥,后来她往粥里放了一些青菜叶。查裕丰那个时候已经开始自己吃不用人喂了,洪黛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吃完青菜粥,查裕丰看到她看着自己,也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以为自己不小心弄脏了衣服,但是发现衣服上没有什么脏东西。
  “怎么了?”他问洪黛蓉。
  “你喜欢吃这个吗?”洪黛蓉问。她其实指的是自己这一次煮的青菜粥,因为她觉得就吃白粥配咸菜没有营养,所以就自己做主加了一些青菜进去,这个是南方人的做法,莱国的人有的时候也会这样把一些菜和肉放到粥里去煮。她听口音觉得查裕丰不像是丹宁人,所以她这一次只是试探性的放了一些,她怕查裕丰不喜欢吃。
  查裕丰不知道她问的是自己喜不喜欢吃菜粥,他以为洪黛蓉问的是吃粥这个问题。所以他说:“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就只能吃粥了,想吃肉是不行的了,起码得等伤口好了才行,养伤期间饮食需要清淡对不?”
  第二天洪黛蓉给他端来了一碗汤,汤上面有一些浮油,飘着一股骨头汤的香气。许久没有沾荤腥的查裕丰闻到骨头汤的味道,简直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他端过来碗一扬脖就把汤喝了下去了,洪黛蓉在旁边说:“小心烫,还好我事先给你晾了一下。”
  查裕丰喝完以后问洪黛蓉:“还有吗?”
  洪黛蓉爱怜地看着他:“给你一碗都不应该,我是见你太久没有吃到荤腥了,特意炖的骨头汤,毕竟这个也是有营养的,对恢复身体很有帮助才给了你一碗。”
  过了几天,查裕丰又想喝那个骨头汤了,所以就特意恭维洪黛蓉:“洪小姐很会炖汤,以后我投资给洪小姐开个炖汤馆吧,一定能赚大钱!”
  洪黛蓉听了也不说话,只是抿着嘴笑。
  第二天来给查裕丰送饭的不是洪黛蓉,而是个陌生人,查裕丰好奇地问她洪黛蓉怎么了?
  “她啊,说要炖骨头汤,我们这里是渔村,鱼就到处都是,骨头不好买,所以她就去城里买了。”那人说。
  “然后呢?”查裕丰看到她话也不说完,就追问了一句。
  “然后啊,唉,回来的时候她骑着自行车不知道怎么就跌到了,脚扭了,现在在床上躺着呢!”
  查裕丰听到这些,心里很是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以为喝个骨头汤就像他以前在黑社会时那样容易,所以自己只管要,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让洪黛蓉受伤了。
  这一次查裕丰被人从水中救醒,重生的不只是他的生命,还有他的灵魂,洪黛蓉对他的感情,复活了他身上的那个死魂灵。手机用户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
  《死魂灵之拯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