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泉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
  ),接着再看更方便。
  查裕丰和洪黛蓉的婚礼很豪华,很盛大。要知道这个是天宇集团老板添爷嫁女儿,黑道的,白道的,上不上道的都来祝贺。
  洪秉添手上有一块地皮,刚刚收购回来,目前是一块空地,位置很好,是临江的一块地皮。婚礼前的一个月他就叫人去这块地皮上布置了一番。
  空地上铺满了地毯,正中有一条红毯,一直铺到空地临江边的位置。红毯的尽头是一个舞台,后面搭了一个简易的小房间。
  洪秉添叫人在空地上搭起了一个透明的帐篷,帐篷顶也是透明的,人工贴上去了很多星星,里面是亮度比较高的灯泡,既解决了照明问题,又让人觉得很浪漫。洪秉添经常过来视察,看到有自己不满意的就马上改。
  婚礼由婚礼策划公司进行全程安排,查裕丰和洪黛蓉挑婚礼套餐就挑了很久,因为洪黛蓉不是觉得这个这里不好,就是觉得那个那里不好,查裕丰被她问得都要烦死了,但似乎也并没有真的觉得很烦。
  洪黛蓉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紧张的关系,总是很容易发脾气,查裕丰每一次都要哄,“蓉蓉,你别这样好不好?”
  “不结啦,不结啦,结个婚这么麻烦,我们就简简单单的不行吗?”洪黛蓉叉着腰,站在婚庆公司会议室里发飙,婚庆公司的人员都出去了,等着查裕丰哄这位大小姐。
  “不行啊,这是我的第一次,不能草草了事的!”说着查裕丰走过去从后面抱着洪黛蓉,把头放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摇晃着洪黛蓉的身体。
  “唉,算了,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把他们都叫进来,我们继续布置婚礼吧!”
  婚礼套餐总算是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两个人去拍婚纱照。莱国乌尔木市有一处拍婚纱照的绝佳地点,里面有很多古旧建筑。洪黛蓉拍婚纱照的那一天,洪秉添叫人把那个地点给围上了,不准任何人进去拍婚纱照,洪秉添的小弟们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把那几栋古旧建筑是围了个水泄不通。很多人看到围住景点的人不是纹身就是一身横肉,各个都只好悻悻作罢。
  小两口在景点里拍照没有任何人打扰,旁边跟了个化妆师,还有一个造型师。化妆师负责补妆,造型师负责帮他们更换衣服。另外当然还有一个摄影师,拍下了拍照的这一天洪黛蓉一会笑一会撒娇一会发怒的全部过程。
  当然还有洪黛蓉气急了想要过来打掉摄录机的过程:“拍拍拍,拍什么拍?丑死了,还拍。”说着就穿着高跟鞋冲了过来,跑得急差一点摔倒,还好查裕丰在她身边扶住了她。
  婚礼的那天,洪黛蓉的情绪不稳定到了极点,她基本上一天都很忧郁。查裕丰一直拉着她的手,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慰着她。婚礼是中午过后举行的,透明帐篷顶有人在撒玫瑰花瓣,查裕丰拖着洪黛蓉的手在婚礼进行曲中走向红毯后的舞台。
  洪黛蓉身后有一个金童一个玉女拖着她的婚纱下摆,洪黛蓉脸上的笑容很僵硬,她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开心吗?当然开心,她是爱查裕丰的,能够嫁给自己爱的男人肯定开心。但是她心里同时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种混合了彷徨、迷茫、对未来恐惧的感觉始终在洪黛蓉的心里挥之不去。
  查裕丰是很开心的,虽然婚礼筹备过程中洪黛蓉脾气很大,他知道那是因为洪黛蓉在乎。从他立志要为张志武报仇开始,他很久都没有好像今天这样笑过。
  其实查裕丰一直以来有一个问题没有去想过,就是如果有一天他将残害张志武的凶手都杀了以后,他应该做什么?目前为止维持他生存的目标只有报仇,就好像现在很多家庭的生存目标都是为了孩子一样。当张志武的大仇得报,查裕丰就会失去了生活目标,就好像当孩子长大离开家庭的时候很多父母不能直接面对这个事实而仍然企望将孩子成人后的生活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一样。
  婚礼结束的傍晚,是洪秉添借机会办的一个舞会,请来了各界知名人士,名为酒会,实为收受贿。洪秉添趁着自己女儿结婚的这个大好机会,进一步和乌尔木市各界要人加深了一下感情。
  操办了这么久婚礼的洪黛蓉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趁着大家都把心思放在酒会的时机,对着查裕丰说了一句:“对不起。”
  查裕丰看着她,“你哪里有对不起我啊?”
  “我这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好你包容我。”洪黛蓉羞赧地说道。
  查裕丰伸手摸了摸洪黛蓉的头发,爱怜地说道:“小傻瓜!”
  两个人婚后的蜜月是最快乐的日子,洪黛蓉其实一直很好奇黑道的事情,虽然她有耳闻,但是洪秉添很少把这些事情讲给洪黛蓉听,或者我们可以说他其实也没有太多机会讲给洪黛蓉听。
  洪秉添再回去找洪黛蓉时,她已经恨死了这个爸爸,所以从来没有好好地坐下和爸爸认认真真地说过话,所以她也不可能从父亲的嘴里探听到这些消息。但是人总是好奇的,洪黛蓉爸爸是黑社会,如今老公也是了,她自然想多一点了解内部情况。
  查裕丰也愿意把以往自己的那些事情像讲故事一样讲给洪黛蓉听,他还美其名曰这个叫做:睡前故事。他慢慢地把他怎么样打入到周俊松的组织,然后又怎么样从一个小弟的嘴里套出话来(这里他撒了个谎,但是洪黛蓉听不出来),然后他又是怎么样部署完成了复仇计划的。
  查裕丰知道其实不应该将这些事情告诉洪黛蓉,但是他敌不过洪黛蓉的撒娇攻势,尤其是当他看到洪黛蓉那兴奋的神情,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她开心就好。
  洪黛蓉每晚都兴奋地听着查裕丰讲自己的经历,听他说自己的那些威风事迹,她渐渐的也觉得其实黑社会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入目,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也许是有了爱情的滋润吧,反正洪秉添也受益了,因为洪黛蓉破天荒地主动去探望自己的父亲,两人虽然没有亲密无间,但是至少这么多年,洪秉添第一次感受到被自己的女儿挽着手走在大街上的感觉。手机用户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