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宗逸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首先他起床时间早了,而且对于学习也没有那么厌恶了,他开始认真听课,认真完成作业。
  后来他发现他不想和江潮玩了,他觉得江潮除了有钱以外,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喜欢的地方,所以他有意无意地开始疏远他。
  再后来他发现自己对隔壁班的何景荣,就是那个陈鲁山的好朋友很欣赏。所以他加入了篮球队,和何景荣一起打球。
  总而言之在陈鲁山死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何宗逸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何宗逸在校门口看到了陈鲁山妈妈之后,一直感觉自己有点心神不宁。走到家门前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身体有点发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受控。何宗逸心里有点害怕,他感觉此时此刻走在路上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因为每一步走下去,他都感觉不到地面的存在。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确定自己每一步都是踩在了地上的,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踩在了棉花上呢?一点都没有受力的感觉。他伸手想要摸一下自己的双腿,却发现手臂很沉,很难抬起来。他艰难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腿。坏了,自己摸自己的那种感觉没有了,感觉摸到的是别人的腿一样,他用力地捏了一下腿,不痛。
  发现腿不是自己的腿以后,何宗逸很害怕,他马上顺着腿一路摸了上去,一直到前胸才有感觉。他前胸以下的身体都已经没有了知觉,这种感觉就和你打了麻药以后一样,摸哪里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一部分一样。
  难道我现在是在做梦吗?何宗逸想着。他伸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脸,挺疼的。出什么事了?他问自己。
  “没有什么,只是我心情不好而已。”何宗逸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你是谁?”他颤抖着问。
  “一个本来应该死了的人,既然你现在也快要死了,我就不怕告诉你,我是陈鲁山。”
  何宗逸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的惊吓无法用言语形容,“你——你怎么在我的身体里?”他问。
  “我已经在你的身体里一年了,你不觉得这一年你都变得不再是你自己而越来越像我了吗?”死魂灵说。
  何宗逸回想起自己这一年里的变化,从他开始勤奋学习到他喜欢和何景荣打球,还真的有慢慢变成第二个陈鲁山的意味。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只觉得全身发冷,“你想怎么样?”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很虚,一想到陈鲁山的灵魂从他死的那一天就寄居在自己的身体里,何宗逸就感觉一种巨大的恐惧感袭来。
  “我不想怎么样,过马路的时候要小心看车啊!”死魂灵说完这句话,何宗逸就听到汽车急刹车的“吱嘎”一声,接下来何宗逸就感觉自己飘到了半空中,他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从空中落到了地上,血从嘴里不停地往外冒。而自己此时却停在了半空中,前方出现了一个拿着竖琴的天使。
  他问那个拿着竖琴的天使:“我死了吗?”
  死魂灵等乌列带着何宗逸的灵魂走远了,才从何宗逸的尸体中飘了出来,径直飘向了江潮的家。
  自从高一下学期发生了陈鲁山那件事以后,何宗逸渐渐和江潮疏远了,江潮也无所谓,反正富二代在学校吃得开,各个都喜欢和他做朋友。
  陈鲁山出事了以后,崔亮他们就没有再骚扰过江潮。同时也收敛了许多,学校里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
  唐瑶因为和江潮有了共同的话题,联系也多了起来。何宗逸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学校,唐瑶下课去找江潮,一见面就问:“何宗逸死了?怎么会死了呢?”
  江潮听到何宗逸死了这个消息也是觉得挺意外的,“不知道啊,昨天还好好的,听说是被车撞死的。”
  “啊?”唐瑶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自己的手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几天江潮的心里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伤心吧,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毕竟何宗逸和自己做了那么久的朋友。他更多的感觉是觉得无法接受,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同学今天说没就没了。江妈妈留意到这几天儿子似乎闷闷不乐的,特意下厨做了江潮最爱吃的糖醋鱼。
  江潮看见好吃的,心情确实好了一些,也许是很久没有试过妈妈的手艺了,江潮突然觉得面前的糖醋鱼实在是太好吃,他甩开腮帮子一顿胡吃海塞,“小心点,小心点鱼刺啊!”江妈妈怕儿子吃得太急被鱼刺卡到喉咙,一个劲儿地提醒他。
  “没事,妈,这种鱼不是没什么刺吗?”说着江潮吞了一口鱼肉,“这种鱼我都吃好多次了,不会有事的……”说着他又咽下一口鱼肉,突然他感觉喉咙里面有一根刺刮了一下,他用手摸了一下脖子。
  江妈妈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江潮就感觉喉咙里有一股暖流喷涌而出,这股暖流顺着食道流到了他的胃里。同时这股暖流有一种向上喷的感觉,他很想吐。“哇”地一下,他吐了一大口鲜血在桌子上。江潮愕然地看着桌子上的这一滩鲜血,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妈妈。紧接着他又想吐,他赶忙用手捂着嘴,血虽然没有喷出来,但却顺着他的嘴角和手指缝流了出来。
  江妈妈赶紧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拨电话的时候手都哆嗦了。
  “喂,急救中心吗?我儿子吐血了……”
  在江妈妈打电话的这段时间,江潮几次想吐。他想忍住不吐,彷佛他不把血吐出来就没事一样,但是没有用,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
  那鲜红的血浸湿了他的袖子,江潮看着自己嘴里流出来的血,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体里会有这么多的血,渐渐地他就觉得两眼一黑,晕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