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王慧君又是什么人?她一个小小的女人,如果只是简单的棋子,不会劳动你们这么多人想要把她救出去,她的身份一定相当的不简单,她究竟是谁?你们又是什么人?”
  叶仁冷漠的说着,趣÷阁直的站在这里,并没有移动分毫,只想知道自己好奇的内容。
  这监狱长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你是个聪明人,但可惜这件事情你知道的太晚,已经来不及了。”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忽然看着他们,监狱长直接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让人相当的意外。
  “她是一个远方小国的公主,也是我们拥护的人,来燕京只不过是为了找到能够解除一切病症的那药丸而已,如果你们可以将这个东西给出来,我们一定会给高价,感谢你们。”
  监狱长想了想,还是把真正的情况说了出来。
  王慧君所在的那个国家现在还是存在的,才会找不到她的资料,她跟国安局交往那么密切,也是因为这一点。
  国安局跟王慧君是互相合作的关系,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把东西拿出来。“
  监狱长很是开心,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可以得到他们心心念念的东西。
  “很抱歉,这东西现在没在我们身上,想要拿到它,必须等我们回去别墅那边才可以,我们既然已经决定要合作,不如你们也可以相信我们,如何?“
  叶仁直接说出这样的询问,可是这个监狱长看起来,却并不能随意的接受这个情景。
  “我们公主说过,你们这些人是最狡猾的存在,让我一定别相信你们说的话,现在看来公主说的是正确的,只要给你们一点机会,你们就想着要欺骗我。”
  听到这样的话,叶仁他们全都点点头,表示这个监狱长说的是对的。
  三个人没办法,只能打昏监狱长监狱长的后边,将这把有点古怪的枪毁掉,慢慢的朝着监狱里边走去。
  他们到了原本关押着王慧君的监狱房间里,里边还有一些王慧君留在这里的物品。
  叶仁随意的翻了翻,这些东西,果然里边有一些事令他感兴趣的内容。
  “看来这个公主确实不是一般人。”
  叶仁轻轻地勾了勾嘴角,从里边拿出了一份,关于整个华夏排兵布阵的海图。
  这张海图非常的详尽,将每一处重要的海峡海域全都画上了等级,让人可以确定他们的目标跟这些情况有关系,可见这些人的野心非常的庞大。
  他们甚至好像有一种,想要把整个华夏吞并的感觉,明明他们就是一个非常渺小的国家,却拥有这样无尽的野心,确实令人相当的震惊。
  “王慧君跑出去不会是去实行这种事情了吧?”
  看着叶仁手里的东西,周围的人好奇的询问。
  叶仁听了轻轻地摇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她做出这些事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既然已经被他们发现了,那确实不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们看来势必要找时间找机会,把这件事情全都告诉整个华夏的人。
  “咱们好像没时间在这里浪费了。”秦政笑着说。
  “是啊,咱们要找到她,然后……杀了她!”这个决定,不能等了!
  ……
  别墅,地下室。
  被关在地下室里边王慧君,几乎只觉得想要呕吐,这样的状态,还有情况都让她相当的不满。
  为什么事情会弄成这副样子,恐怕也没人可以给她进行解释。
  “你总算来了!”
  王慧君看着叶仁不屑的说着,她就知道叶仁根本不会放过自己,否则现在叶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要想到这个,就足以让她觉得苦涩起来,这就是她为什么要拒绝跟叶仁合作的原因。
  在她看来,叶仁根本就不会跟她合作。
  “我要是你,就换一个话题来说说。”
  叶仁平静的开口,再没什么比这个让他觉得更加的不满。
  “听说你是这个国家的公主,那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出的这些事情会让这个国家灭亡?”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话,果然让王慧君相当的紧张。
  她最在意的确实就是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秘密,或者说是这个不应该被人知道的事情,会被现在的叶仁发觉。
  她也相当的痛苦,只希望叶仁不要对她的国家下手,可能才是让她开心一点的状况。
  “只要你能留下我的国家不对她动手,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想要一切制造核武器的东西,还有这些矿产原料,我都可以把他们拱手送上,算我求求你不要对我在的国家动手!”
  这个女人不停的说,这显然相当的焦急。
  “好啊,那你不如跟我做一个合作吧,你说的这些东西都给我,我可以保证你们国家安然无恙。”
  叶仁轻声的开口,也想知道王慧君会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事情。
  在地下呆了大约一小时的时间,王慧君以自杀告终,换他们国家的平静。
  但是叶仁在她的尸体刚刚倒在地上的时候,就从里边走出来,直接让秦政联系国安局的人,将这个地方彻彻底底的摧毁掉!
  三日之后。
  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国家也就彻彻底底的被摧毁了,根本就没人知道这个小小的国家发生的所有事情。
  这样一来,叶仁的生活也就彻彻底底的,趋向了平静。
  ……
  这一天,林含韵本来跟皇甫婷婷约好了要出去一起吃饭,结果人刚走出去,就在同一家的商场里边看到了叶仁。
  叶仁对面坐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别提有多漂亮,让她的脸色瞬间的难看起来。
  林含韵肚子里的儿子马上就要生出来了,现在身材走样,臃肿的很,没想到叶仁居然跟年轻美丽的女人见面,林含韵字然无法理智。
  “走,咱们过去看看!”
  拉着皇甫婷婷就往前冲,皇甫婷婷来不及阻止,林含韵已经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拿着一杯柠檬水,走到叶仁的面前,一杯水泼出来,直接浇在了叶仁的脸上。
  叶仁坐在原地,整个人相当的狼狈,头上还贴着两片黄色的柠檬片,水顺着刘海吧嗒吧嗒的落下来,怎么看都相当的奇怪。
  “叶仁,你太过分了,我要跟你离婚!”
  林含韵说完转身就走,杯子被她直接扔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片,她也不在意,就这样直接离开了这边。
  “喂,你还在愣着做什么,快点出去把她追回来呀!”
  旁边的人大声的喊着,叶仁这才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出去的时候,林含韵走的很快,根本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文豪他们其实都藏在这家餐厅里,原本计划着是想要让叶仁重新跟林含韵求婚,给林含韵一个惊喜。
  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一次的惊喜没有,反而造成了这么大的惊吓。
  林含韵居然真的走了,是他们根本没想到的。
  “人还没找到吗?”
  看着外边的人不停的涌入屋内,大家都是这样的心思,全都觉得相当的担忧。
  “别提了,根本就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文豪说着,眼睛偷偷看着坐在旁边的叶仁,不知道他听见这样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知道她在哪里!”
  叶仁说着直接站起来,让大家相当的意外。
  “她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除了洛城,我父母原本的家还能去哪里?”
  叶仁轻声的说着,也只觉得有点无奈。
  “那我们陪你一块过去!”
  大家说着,都很坚决。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在洛城的老家,林含韵果然就跟叶仁想的一样,正呆在房间里。
  这房子很久没人搭理,里边早就布满了灰尘。
  她坐在沙发上,想着以前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整个人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地上扬,也觉得以前的事情让她相当的怀念。
  但是叶仁现在却变成了这样,令她陌生的存在,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
  她也觉得相当的伤心,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装什么事情也不清楚。
  正要睡觉的时候,房子的灯没关,外边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里边有人,而且是一个独身的女人。
  在外边有人敲门的时候,林含韵从梦中惊醒,也知道这状况有点危险。
  她透过猫眼看了一眼,还能松一口气。
  外面来的不是别人,就是叶仁!
  她下意识开了门,又想起她根本就还在生叶仁的气,也不愿意原谅眼前的人,着急的往里边走,就被叶仁从背后拦腰给抱住了。
  “你究竟还要躲到哪里去?我是跟那个女人策划重新跟你求婚,结果你泼了我一杯柠檬水就跑走了,那我怎么办?”
  叶仁搂着她,急急忙忙的说出这样的话,确实足以让她觉得相当的无奈。
  “你先放开我,有什么话好好的说。”
  林含韵尴尬的不得了,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景。
  叶仁却不如她所愿:“放开你?放开你的话,说不定我的媳妇就跑了,我可不能这么做。”
  “我们,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叶仁搂着林含韵,让林含韵正面面对自己,一个吻就要落下来。
  “叶仁,不行了,我好想要生了!”捂着肚子,林含韵喊着。
  叶仁愣在原地,随后抱着龙湖源著去医院,整条马路上,只留下他们兵荒马乱的声音。
  但是他们都知道,不管去了什么地方,他们这些人,永远都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