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不知道我的桂花酿还在不在,我记得以前藏在这后院了!”
  她突然开口,语气淡然。
  楚皓南思考了一下这才开口:“现在无忧居的声音好了,婉容打理的井井有条,自然知道你的宝贝要收起来了,我给你收到府里去了,你等等,我去拿一下。”
  “不用了哥哥!”
  楚连城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后院只剩下楚连城和凤婉容两个人。
  她简单的扯起嘴角:“嫂子,你还好吗?”
  楚连城发誓,从始至终自己都很认真的对待凤婉容!她是靖王的女儿,是楚皓南的妻子,之前的事情她自然可以既往不咎!
  她开口,凤婉容却嗤之以鼻。
  “我不信你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在我面前,你不必如此假惺惺了!”
  楚连城可真的是说不出的冤枉来!
  她眨眨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
  “我没别的意思,过去的事情都过去吧,我知道那些事情都是凌青鸢捣的鬼,如果你愿意,你还是我的嫂子!”
  她已经很低声下气了,却没想到凤婉容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只可惜,我不想要继续做你的嫂子了!”
  楚连城还有点不明白凤婉容的意思。
  “我恨你是没错,我想要害你想要杀你是没有错!楚连城你可以不必如此虚伪,我知道你想要挽回自己的形象,然而这些在我这里根本就是没用!你知道我对你的积怨有多深吗,你不必为任何人来容忍我,尽管告诉皇上好了。”
  凤婉容一瞬之间变得有点狰狞,特别是楚皓南不在的时候。
  “原本简单的事情,为什么非要闹得那么复杂呢,婉容嫂子我知道你的想法,然而我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又何必这个样子呢!”
  她的声音,十分清晰。
  凤婉容笑了笑:“可能你觉得不在意的事情,我就在意的很!我跟皓南是夫妻,我用了命去爱他,想要他日后可以飞黄腾达,然而不管我怎么努力,他还是那么照顾你!你们若是亲生兄妹也就算了,然而你们不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不是当年楚将军的女儿,皓南干脆就是喜欢你!你还想要说什么!”
  其实楚连城也觉得,有点无言以对!
  楚皓南喜欢自己,她却还是认为这不可能。
  “嫂子,你误会了!我和我哥哥怎么可能,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算是没有血缘,也是兄妹关系!而且我是皇上的女人,怎么可能和哥哥有点什么!”
  凤婉容后退一步:“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你有危险的时候他可以连命都不要,抛下我这个妻子,去救你!我呢?我或许也认为,皓南他是爱我的,然而事实却只能让我失望了!”
  楚悠然无法形容这种感觉!
  她为难的笑了笑:“你这么说,我就真的没办法了!凌青鸢死了,你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只要你不提起,没有人会知道!”
  她说完,转身离开!
  原本想要团圆的结局,她不计较委屈,想要跟大家聚一聚,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
  “连城妹妹,桂花酿!”
  走到门口的时候,楚皓南匆匆回来了。
  楚连城看了楚皓南一眼:“我有事情需要回宫,哥哥你多陪陪嫂子。”
  楚连城说完之后,楚皓南走进去:“婉容,妹妹怎么走了!”
  凤婉容眼泪汪汪的:“我知道你最近都很想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皓南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凤婉容也走了,打翻了楚悠然的桂花酿,让他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楚悠然回到宫中,郁郁寡欢!
  凤南瑾已经下旨,在明日之时封她为后!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呢!
  楚连城总是为了这件事情,心情不好!
  凤南瑾刚刚回来,泽驿便来禀告,凤婉容过来求见!
  听到凤婉容的名字,楚连城的脸色都不好了,说什么都要跟过去看看!
  凤婉容跪在大殿之上,脸色十分难看!
  楚连城差人找来了楚皓南,现在大殿上的气氛,十分诡异。
  “皇上,我是来认罪的。”
  “婉容,什么事情!”
  楚连城来的时候,可能已经有点晚了,阻止都来不及。
  “当年凌青鸢在尧国的时候,想要杀了楚悠然。原本她已经可以跑了,不是因为我帮助凌青鸢,楚悠然不会受那么多苦!”
  “嫂子,别乱说话!”
  凤南瑾伸手,止住了楚连城的动作。
  “那么婉容,你来是做什么的!是来请求朕的原谅还是如何,看起来,连城她应该也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既然她不追究,你更加应该安分守己!”
  凤婉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但是我自己不能放过自己!再说我凤婉容,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自己也能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她的语气,可以说十分的认真了!
  楚连城眨眨眼睛,目光有点复杂!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皇上,婉容她平时心地善良,一定是被人蒙蔽了,我与连城妹妹一向亲厚,她是绝对不会故意害连城的。”
  楚皓南连忙跪在地上,楚连城见状也跪了下来:“当初的事情嫂子的确是被凌青鸢迷惑的,当时已经知道后悔,只不过这么多日子,没有说出来而已!皇上说了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去计较了,皇上能不能......”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需要任何人求情!她过去是尧国的贵妃,明日便是尧国的皇后,这罪名我知道!”
  楚连城的脸色很难看,一个人要死,拦也拦不住。
  “婉容,你真的是糊涂。”
  这会儿,事情显然也惊动了靖王,靖王却不知道,为什么凤婉容现在一心求死了。
  楚连城眨眨眼睛,来找你和眼前的几个人。
  “靖王来的正好,快点带婉容嫂子回去!”
  她的语气,十分紧张!
  “婉容,你还真的是糊涂!”
  他说完之后,脸色都便了!
  “皇叔,这件事情原本是大逆不道,不管婉容她出于什么目的,你的家事,朕就给你这个面子。”
  凤婉容被带回去,楚连城心中不安,还是把事情告诉靖王。
  “多亏了娘娘宅心仁厚,婉容这一次,是真的太任性了。”
  “靖王,你对我有那么多帮助,婉容的事情,我也是真心将她当成我的嫂子的。现在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她与哥哥是夫妻,我跟哥哥直接说,怕是会影响到他们夫妻关系,这件事情对照顾婉容嫂子,我相信她会想通的。”
  楚连城说完,转身回宫。
  “朕可没想到,竟然会闹出这种事情来,看起来还好朕把连城你留下了,留在江湖,不知道会不会掀起腥风血雨呢。”
  “皇上你也开我玩笑!哥哥不会有那种心思的,这可能只是误会而已!我楚连城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本事!”
  凤南瑾一把抱住楚连城:“无论如何,你现在是朕一个人的。”
  册封皇后的大典,何其的盛大,朝中上下,欢腾一片!这比起凌青鸢嫁进来的时候,简直不是一个档次,虽然准备的匆匆忙囊,但是凤南瑾似乎早有准备。
  行了大礼之后,寝宫之中,这还是楚连城第一次如此复杂,比自己当初嫁给他的时候,还要盛大。
  “你一个人娶我两次,这是什么意思!”
  楚连城有点感动,却依旧耐着性子,抬起头问他。
  “以前我只是一个小小太子,给不了你最好的,现在可不一样!你愿意陪我去冒险,我当然会给你这世界上最好的了。”
  凤南瑾拥住楚连城,语气温和。
  楚连城靠在他的怀中,一起切似乎早就尘埃落定!
  这些年她几乎把四国转了一个圈,每日都在提心吊胆之中度过!楚连城曾经也紧张过,只不过这个时候心中却满满的都是一个人的身影!
  她知道这一切当真不容易。
  寝宫之中,红烛帐暖,这楚连城被册封尧国皇后的事情,四国都知道,大家也是各怀心思!
  从今日起,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女子,终于有了归宿,虽然之前她也是有名分的,只不过这一国之后母仪天下,日后是注定难以简单,难以叙旧了。
  想到楚连城曾经的种种,或许在惋惜之中,还带着一句祝福吧。
  很多人曾经想要走进楚连城的心中,却只在她的门口绕了一个圈,楚连城的存在解决了四国的矛盾,不然的话,相互争执相互讨伐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虽然除了尧国,其他的三国势力都被削弱了!
  只不过经历过这些事情,谁都觉得还是和平最重要!
  清晨,楚连城望着窗棂旁边,她是从来没想过,曾经一个游走于危难之中的杀手,有一天竟然会在这陌生的国度,有这样的奇遇!
  这一切,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给她的礼物。十分珍贵!
  楚连城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幸福环绕,从今日开始,她也要学会做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为了自己最爱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