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雷声炸响,暴君抬头看去,瞳孔不由一缩,没想到对方怎么快就追来了,这让他感到有些吃惊,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找到自己的,等等……陆淳旁边的那女人……
  “不知火舞?!”
  看到不知火舞,暴君原本感受到危险而剧烈收缩的瞳孔又扩散开来,眼中闪烁出嗜血和兴奋的光芒……
  “哈哈……没想到你被这混蛋也带出来了,怎样?这小妞你上的很爽吧?!”
  暴君的问话当然是对着陆淳说的,但眼睛却一直没有从不知火舞身上移开,这性感的娇躯本来是改他享用的,但却被陆淳横插一脚抢走了,现在再次看到不知火舞,他已经暗暗决定在杀死陆淳后一定要将这女人抢回来,再狠狠的将她蹂躏至死……
  不知火舞被暴君极富侵略性的目光看的寒毛直立,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的恨意和厌恶就已经达到了顶点,现在他还敢觊觎自己的身体,让她更是愤怒,娇叱一声,不知火舞已经率先发动了攻击,她要这个毁了她初恋的混蛋去死……
  原本陆淳还想提醒不知火舞不要和暴君废话,因为他注意到暴君只是在拖延时间,他正在以虎魄吸收元丹之中的精华提升力量,如今两人实力相当尚可一战,但若是让暴君继续不断的提升力量修为,不知火舞恐怕会陷入危险,好在不知火舞对这个家伙已经恨到极致,根本没有一句废话便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直接将来时路上积蓄的力量之星震爆一颗,释放出被陆淳改良后的超必杀技……
  看着呜叫着冲击向自己的火凤,暴君神色也是一凛,不知火舞的强大超乎了他的想象,竟是丝毫不弱于自己,聚集力量挥刀反击,两股仙君之力碰撞,发出剧烈的爆炸,气浪席卷,将方圆百里范围内的仙峰都是推平,仙君之威便是如此霸道。
  不知火舞双目赤红,周身异火环绕,炙热的火焰之中且有雷霆闪烁,头顶天空之中也是风云涌动,使之她的力量又是攀升一个层次,发动的攻击更加的狂猛霸道,这股力量正是来自于她从陆淳那得到的一种强大异火——风雷怒焱,这种异火诞生于风雷火三大天地能量交汇之处,火焰极为狂暴,拥有控制天气,吸收天地力量争强己身的强大能力。
  动用了风雷怒焱的力量,不知火舞竟能将暴君压制,让暴君陷入了被动之中,当然,这也有陆淳之前将他重创的原因在内,虽然他服用了疗伤仙丹恢复了伤势,但是元气却不是能够马上补充回来的,这让他愤怒不已,开始一边战斗一边大把大把的服用仙丹,将那些过剩的能量转化为战斗力,与不知火舞硬拼,他也想过甩掉他们逃走,可是不知火舞却始终没有给他找到逃走的机会,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连绵不断,让他只能一直招架。
  终于,暴君找到一个不知火舞大招之前的短暂停顿的机会,一道劈出后转身便逃,不知火舞被一刀劈的吐血飞退,被陆淳接住这才稳住身形,虽然她异火的力量可以抵消暴君虎魄刀上的邪恶力量侵袭,但却始终没有陆淳的雷劫力量见效快,陆淳手心一股力量渡入,便是将不知火舞身上的邪恶力量消除。
  不知火舞道了声谢就要想继续追出去,陆淳道:“稍等,让我再帮你一把吧……”
  雷劫分身眉心的闪电印记爆发出耀眼光芒,陆淳伸出一根根手指点在不知火舞眉心,如同天道旨意般的声音响起:“以吾之名,赐予你行使天道雷罚的权利……”
  顿时,不知火舞的眉心处也出现一道明亮的闪电印记,她风雷怒焱中雷霆的力量得到了极大提升,并且天也能御史仙君级的天劫力量为她所用了,感激的看了一眼陆淳,不知火舞身化雷霆火凤,追击向暴君。
  暴君自然知道他们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他除了一战没有别的选择,无奈他如今的力量不是不知火舞和陆淳他们的对手,他便在一路狂逃的途中疯狂斩杀沿途所遇的一切凶兽,将他们的血肉精华吸收,哪怕现在不能彻底炼化,但也能临时提升一下他的战斗力……
  “暴君,去死。”
  天空中一道雷光闪烁的火云笼罩而来,不知火舞已经追到,娇叱一声,再发禁招,天空中一道雷火交织的火凤冲击而下,交织着不知火舞所有力量和仙君雷劫的威能让暴君眼皮一跳,陆淳天劫力量的攻击已经让他心中产生了阴影,他果断咬破舌尖,将自己的精血喷到虎噬之上,同时周身火焰大盛,不灭之炎自也体内涌出后瞬间灌注入虎魄刀中,一刀斩,如同火山爆发,毁天灭地,这一击已经是他能爆发出的最强威能,百丈火焰刀芒于雷火凤凰相撞,这都是两人的最强一击,就连天空中观战的陆淳都是瞳孔微缩,他能感觉到,这一击后便能分出胜负了——
  轰隆……
  绝强的两股力量在僵持了几息之后终于分出胜负,最终还是不惜消耗自身精血和生命本源发出这至强一击的暴君更胜一筹,雷火凤凰被一刀斩灭,刀势不减,继续斩杀向不知火舞……
  不知火舞脸上露出惊容,她一生所经历的一切在她眼前回放,童年的记忆……安迪的出现……安迪的木纳……她逼婚安迪……暴君出现……安迪死亡……她寻求陆淳带她走……不断的提升力量想替安迪报仇……陆淳对她主权的霸道宣言……陆淳的强大……陆淳的风流……陆淳的和云绮梦她们的爱情……陆淳……
  轰隆……
  就在不知火舞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的时候,一道闪电落在了她的面前,雷光和那股狂暴肆掠的力量过后,一个高大伟岸的身躯显露在他眼前,那是陆淳,暴君的绝杀一击在最后关头被陆淳所阻挡。
  陆淳缓缓回过头来,眼中的雷云散去,露出他深邃温柔的眼神,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陆淳道:“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知道,你为了替安迪报仇可以不惜性命,但我却无法看着你不顾性命的去报仇,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接下来,就让我替你完成你的心愿吧!”
  看着陆淳明亮关怀的眼神,这一刻,陆淳的身影和安迪的身影重合,不知火舞默默的点了点头,将头埋在了陆淳怀里……
  “妈的,一对狗男女。”
  暴君心中暗骂一句,但他却不敢在此多带,你们要卿卿我我就卿卿我我吧,他可是要先跑了。
  陆淳搂住不知火舞娇躯,身躯缓缓飞起,伸手指向天空,一时间风云变色,天空被乌云笼罩,一道前所未见的雷劫漩涡在陆淳头顶形成,不断有雷霆向着雷劫漩涡的核心汇聚,之前在宫殿之中,陆淳没有召唤天劫的力量,爆发的只是体内雷劫金丹的力量,如今,召唤而来的天威才能爆发出仙王天劫真正的力量,并且,这并不仅仅是仙王天劫的力量,陆淳体内的雷劫银河已经彻底运行,召唤而来的仙王雷劫已经远远超出仙界雷劫该有的最强威能,陆淳还没领教过仙帝雷劫,但他自信,配合自己一击奥义使出的天劫一击,纵使仙帝也难以承受……
  暴君也感受到自己被一股毁灭的天威锁定,前说未有的死亡阴影将他笼罩,在这股死亡的阴影笼罩下,他拇指欲裂,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不甘咆哮,但最终眼前被一片白光笼罩,他失去了一切的意识,神魂俱灭……
  陆淳收回击出的拳头,紧紧的搂住了已经满脸泪水的不知火舞,终于报了仇,这些年来一直被仇恨阴影笼罩的不知火舞顿时感觉到那种时时刻刻压着他的无形力量在这一刻消散一空,她也跟着晕睡过去,等她醒来,他便可以迎接她新的开始……
  不知火舞准备迎接他新的开始,而此刻身处圣地宫殿中的陆淳找到了这里的真正传承,暴君只知道守寡这里的宝物,却没有找到最重要的东西,记载了这方小世界主人一声的灵魂水晶,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发现他的缘故,如果不是陆淳神魂强大,神念覆盖之下才找到它,否着其他人看到只会以为这悬挂在宫殿顶端的光球只是一颗照明水晶……
  陆淳从这水晶中得到的信息简直耸人听闻,这方小世界的主人确实和他一样是一位穿越者,而且是已经达到了仙王级别的强大存在,他进入仙界后也和陆淳一样想要得知他能穿越的真相,而作为穿越必须品的虚空碎片无疑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等他修炼道仙王境界后便开始打听虚空碎片的事情,原本以他仙王境界的实力在一重天已经是无敌存在,所以他也没有什么顾及的大方行事,却不想这却招来了更强位面的几个仙帝和一位仙尊强者的下界狙杀,这名穿越者不敌,最终被轰杀,而这水晶中的记忆也只是他最后逃出的一缕残魂在消散之前最后记录下来的……
  虽然这位穿越者没能找到真相,但却给陆淳提了个醒,这九重天上有更为强的力量要守住虚空碎片的记忆,他想要知道真相,那便只有变得足够强大,既然仙王的力量不够,那他就先达到仙界最强的仙尊,甚至是仙尊之上再去寻找真相,而且他也有那位穿越者不具备的优势,那便是他拥有多重分身,哪怕出现意外,他也还有重来的机会,他的金丹宇宙中拥有无数的金丹,而这些金丹每一个都能让他修炼成一个分身,每一个分身就是一个机会,他就不相信拥有这么多的生命和机会还找不出事情的真相……
  无论是什么赐予了他穿越的力量,有无论是谁阻止他追寻真相,他都会不断的变强,不断的向着真相迈进,而且,在这条路上,他并不孤单……
  八大分身留在仙界,陆淳的本尊则是返回了地球,这就是他的种子,只要本尊不灭,哪怕雷劫分身,蛇夫分身等分身全部被灭,他也有从新崛起的机会,况且如今雷劫分身在仙界打量培植仙人和凶兽,得到大量的雷劫石给自己提升力量,假以时日,雷劫分身便能拥有仙尊雷劫的力量,又有谁能是他对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