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位师兄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前几日回寺里的时候去看了看他的命牌,已经四分五裂,只差最后一点就会碎掉。”唐君墨说道:“不过庆幸还未完全碎裂,终究留着一线生机,我回来的时候师傅便已经重病在床,只匆匆见了我一眼咨询了几句就睡去,想必也是因为师兄失踪这件事的原因。”
  “着急也没用,如果道藏大师西去了,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大的不幸。”唐家主叹了一口气,说道。
  唐君墨苦笑,说道:“道理谁都懂,师傅伤心在所难免,也是人之常情。”
  唐家主颔首,停顿了一会,突然说道:“服用过圣药没有?若是寺里缺少,家族里还有两株,我和老太爷说一声应该能拿过来。”
  唐君墨摇头,说道:“您不知道,恐怕全天地下的圣药加在一起,都没有大长老那园子里种的多。师傅乃凡人之躯,能活到现在肯定有不少圣药的功劳,今日清晨我还看见大长老逼迫着他老人家服用了一小截,没什么效果,我猜测应当是...寿元将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唐家主叹了一口气,半响后说道:“都会有这一天,只希望来的越慢越好。”
  唐君墨无奈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将父亲送去了休息的去处,然后告辞。
  在内寺众多的茅草屋中,其中有一座位置颇偏,在屋外长着一颗不知道几百年的巨大槐树,树下有许多蝉受不了夏天的炎热,在聒噪的鸣着,表示抗议。
  树荫遮住了阳光,使得陈设简陋的屋中更加的黑暗。
  屋中只有一床,一桌,一方用来打坐的蒲团。
  桌上燃烧着烛光,灯光微弱昏黄,偶尔被不知从何处起的风吹的微微晃动。
  床上躺着一名年迈的老僧,他身上裹着薄被,双手伸出放在小腹处,可以看见他手中拿着一块布满如蛛网般裂纹的木牌。
  牌子上刻着两个字。
  一字为:贤。
  另一字,为:一。
  木牌似乎随时要裂开,老僧的呼吸平缓而微弱,几乎不可闻。
  咯吱...
  腐朽的木门被推开,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唐君墨走了进来,双膝跪拜在地面上。
  “徒儿回来晚了,还请师傅责罚。”
  老僧睁开眼睛,将头朝着门外的方向偏了偏,有些吃力。
  “起来,这几个月,辛苦你们二人了。”
  唐君墨除了是个和尚,还是唐家的公子,并且是在确定了为下任家主的情况下,身份非同一般,寻常的人哪能受的起他一句师傅,更何况是跪拜?
  床上的那人受得。
  因为他是当今道明寺的方丈,受无数的信徒敬仰,因熟读经书和三千道藏,故而被尊称为道藏大师。
  唐君墨起身,紧接着又躬身,朝着蒲团的方向合十行礼。
  原来在那还坐着一人,不知道是在盘腿打坐还是睡着了,正是道明寺大长老王河山。
  “雪原上派去搜寻二师兄的有唐家一千人,国教一万三百余人,如今已经搜寻了近十分之一的地方,暂时还没有消息。”
  “事实上徒儿猜测,陛下在暗中同样派了人去搜索,只是我们不知情。或许天秦人也知晓了这一事,他们虽说声称师兄已经死在了那位叫七长老的人的手下,但死要见尸,说不定也在寻找。”唐君墨顿了顿,眼神的余光朝着道藏手中的木牌看了一眼,接着说道:“其实我认为无论是哪一方找到了师兄都是好事,哪怕是在天秦的大牢中,只要活着便有希望,我担心师兄无法再支撑太久。”
  ...
  道藏的眼半眯着,看着头顶上方漆黑的房梁,没有说话。
  唐君墨的声音一直在屋中回响着,将这几个月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事实上事情很少,因为雪原是一片枯燥的白色,看久了只会双眼疲倦,而很难再生出壮阔的情怀。
  搜寻的工作也是枯燥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至于那些打斗的迹象,早被新添的冰雪所掩埋。
  “你师兄对于整个人类族群来说,十分的重要。”王河山突然说道。
  身为大南的国师,受无数信徒的敬仰,其重要程度自然不言而喻。唐君墨这样想着,却忽略了王河山说的是整个人类,而不是一个国家。
  “弟子明白。”唐君墨身子微微前倾,恭敬的说道。
  王河山摇了摇头,说道:“他比你要知道的,更加重要百倍。”
  唐君墨面露疑惑,心中却是猛然一惊,不停的思考着大长老这句话所隐藏的含义,却没有结果。
  他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道藏缓缓抬起手摇了摇,表示制止。
  “于情...于大义,他都不能死。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先下去休息吧。”
  唐君墨再行了一礼,随后退下。明亮的光从被他推开的门缝中照射进来,显得格外的刺眼,很快又重新被黑暗吞噬。
  道藏伸出枯燥的五指,从那块木牌上拂过,感受着上面一道道的裂纹。
  他的动作无比的温柔,就好像捧着一个用美玉铸成的瓶,价值连城,小心翼翼。
  “这孩子受苦了。”他沙哑着声音说道。
  王河山同样看着那块木牌,面无表情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几分柔情。
  “他从小就被带离了道明寺,我与他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终归还是惦记着他。”王河山语气一顿,接着说道:“可是这些都不算什么,都应该背负的,躲不掉也不能躲,因为他以后必将还要承受更多。”
  “应该背负的...老师您觉得什么是应该?他是可怜的,而将来那些能预见会发生的,他注定更加可怜,所以我想一想...就觉得难受。”
  道藏叹了一口气,叹气中蕴藏了无数的情绪,却无法吐出一丝。
  “我也希望有以后,哪怕以后总是受罪,也总比死了要好。”
  “时间是永恒的存在,强大,不可战胜。”王河山开口说道:“死了就是死了,永远的沉眠。只有死亡才能和时间相提并论,因为它们同样的可怕。”
  道藏躺在床上摇了摇头,似乎是觉得有些热,将被角揭开了一些,就欲坐起身。
  “可怕不代表必须惧怕,就像时间珍贵,人一辈子总不能都忙活着,也要偷几分闲。”
  王河山伸出手按在道藏的肩上,朝着他摇头表示不允许。
  “您也不能这样管着我,不过受了些风寒,有必要如此慎重?”道藏看着自己的师尊,笑着问道。
  王河山修道大成,一百余年的时间过去他还是那副中年男子的模样,好似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而修行一事乃天注定,道藏一介凡人,能活一百五十多岁全凭食用的珍贵药材的功劳,已经是极其幸运。
  他抬头看着王河山,微笑的时候脸上松弛的皱纹挤成了一堆堆的,十分的难看。
  “受风寒也是天大的事。”
  王河山神色严肃,此时正值八月,在长安城里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家家户户恨不得脱去衣物泡在水井里两月才肯罢休,道明山上虽说山风清凉一些,却怎么也没有到会被吹冻的这一步。
  他不用看,不用猜测,甚至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王河山将薄被替道藏盖好,再交代了几句话,就朝着门外走去。
  推开门,阳光万丈。
  咔嚓。
  王河山走至门处,想要说什么,刚张嘴便停下来。
  主宰境的强者,被世人尊为超凡脱俗的圣人一类的存在,目明耳清,自然第一时间听到了那道比针落地上还要细微的咔嚓身。
  那是有什么东西完全裂开了。
  他的嘴就这样张开着,忘记了合拢,也说不出话。
  门外空气新鲜,气温适宜,适合做舒适的一个午睡。
  他的脖子就像被镶嵌在坚固的岩石内,转动的极为艰难。那是缓慢的,有很多次停顿,甚至快要放弃。
  ...
  道藏的手中捧着一团成了碎块的木屑,他躺在床上艰难的弯着脖子,痴痴的看着。
  命牌系生死,若是破碎了,就是已经死了。
  王河山无言,走会到道藏的床边,伸出一只手,覆盖在了道藏的胸口上。
  无数精纯而强大的元力,转变为温和的暖流,被拉的极细极长,像一捆很长的细线,慢慢流入了道藏的体内。
  这一过程是安静的,无比的肃穆。
  让一具快如死灰的身体,重新拥有了生机和支撑着存活下去的力量。
  泪目,浑浊的双眼变得更加浑浊,看世间的一些都变得模糊起来。
  “...”
  沙哑难听的声音像是一面破鼓,像是街头的泼妇在骂街时的嘶声竭底,道藏说了一个字,刚出口就被风吹散的七零八落,没有人听清。
  于是,所有人认为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