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海有多大?
  没有生灵能形容得出!
  不过,在灭道之地的吞噬之下,仅仅一个时辰,已经彻底干涸!
  被镇压了无数岁月的三界无数生灵的一切就此回归天地!
  五十方世界,天碑,无尽海,以及无尽岁月的给养,三个灭道葫芦终于要成熟了。
  葫芦上的花瓣开始萎靡,花朵中的光影开始真实,居然是三方如人形的世界。
  “就是现在……”,源生和源灭瞬间将田野祭炼出的世界裹带着冲进了灭道之地,冲进了田野的体内!
  田野瞬间从源生源灭的思想中洞悉一切,诸天万界的吸力开始逐渐减弱,然后身体开始由实化虚,并且逐渐地变小,最后顺着根茎被葫芦藤吸入了藤枝中。
  细小的根茎中是道的海洋,天地所有的道似乎在这里都能找到,只是有些明显残缺。
  不知道多久,田野诸天万界终究被吸的油尽灯枯,全身精气神彻底的枯萎,这时三方光亮的微小世界终于出现。
  源生源起源灭三魂瞬间冲入了这微小的世界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田野逐渐醒来,思绪渐渐地回归,睁开眼,四周全部都是迷雾,灰白色的雷霆在迷雾中闪耀,每一道都绵延无尽距离。
  “这里是哪里?”,田野喃喃自语。
  一道灰白色的雷霆瞬间劈来,不过直接穿透了田野的身躯,让田野一阵意外!
  “怎么回事?”,田野心念微动,周身的力量瞬间爆发,身边的无尽迷雾瞬间破灭,化为了丝丝缕缕的玄黄色物质,沉入了迷雾中。
  田野瞬间探查了全身,发现自己什么都失去了!
  诸天万界从体内消失,只有一个个穴窍空荡荡的,如一方空旷的世界。
  天地人,三灵消失不见,三海却变的无尽广阔,如同一方天地,可是却什么都没有!
  在灵魂最深处,无尽死气消失,迷雾消失,那个黑洞也消失,一切都空荡荡的。
  小土五个小家伙长大了一倍,一个个宝相庄严,盘腿而坐,在努力修炼,头顶上有各种神奇光影隐现。
  源起源生源灭三个灵魂还是一如从前,不过在三灵的胳膊上都系着一个小葫芦。
  田野一眼认出,那是灭道之地养育的葫芦。
  “为何会这样?”,田野的神识瞬间扫过源起三人,洞悉了一切。
  “用自己的一切换来的?夺舍了灭道葫芦?”
  田野不可思议。
  “这样也行?”
  “天地人三灵在哪里?”,田野问到。
  “随着三海被吞噬了,成全了这三个葫芦!”,田源开口。
  “哎……”,田野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这样。
  “三界在哪里?”
  “这是回归的方向!”,田源说完,一道神识冲入了田野神识中。
  “这么远?”,田野傻眼了。
  这片迷雾之地居然是三界外的“世界”,是养育三界的“母亲”。
  田野的灵魂之力直接轰出,瞬间覆盖了不知道多么遥远的空间。
  “没有灵魂之力了,为何还能这样?”,田野很是意外,自己神海中早已空空如也,没有丝毫灵魂之力!
  “咦?长生莲?”,突然间,田野居然在这片无尽的迷雾中发现了一朵万里大小的长生莲!
  “这里怎么会有长生莲?而且这么大?”
  田野心念一动,瞬间到了长生莲的身边,神识扫出,将长生莲的一切都洞彻。
  没有任何神智存在,可是体内却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比一方世界也不差分毫。
  “好神奇的生命!好恐怖的生机!”
  田野伸手摸向了长生莲,却发现自己的手像是穿过幻影一般从长生莲中穿过。
  “怎么回事?这难道是幻影不成?”,田野心中很是惊讶。
  几经尝试,田野都无法亲手触摸到长生莲,可是田野对道和力量的掌控却实实在在,并且可以用这些力量轻易的伤害长生莲。
  最后田野炼化了长生莲,然后怀着急切的心直奔三界所在地。
  田野有种怀疑,他要急切的去证实!
  田野几乎到了心到意到身到的程度,速度之快,无法形容!
  三界很快被田野找到,这是一片巨大的空间,三个世界成品字形排列,在最中间有部分相融。
  从外界看去,三界内部风云变幻,光芒无常。
  现在的三界,没有一点破败的气象,一切都欣欣向荣!
  田野瞬间锁定了我爱霸天和白启的位置,然后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可是,田野瞬间如遭雷击,五内俱焚。
  我爱霸天和白启肩并肩地走着,愁容满面,说不出来的忧伤。
  田野就站在她们的面前,可是两人依旧慢慢地走着,对田野视若未见,甚至直接从田野的身体中穿过,然后缓步而去!
  田野呼喊两人,可是两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会这样?”,田野的灵魂剧烈的波动了起来,“难道我真把自己练成了虚无?”
  “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田野又找到了兜兜,找到了大牛,二牛,小树,兔爷……,所有人,都对田野视若未见,仿佛田野就像空气一样!
  田野张嘴狂啸,宏大的力量瞬间显现,天塌地陷,把所有人吓的半死!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兜兜大呼小叫了起来,“不是诸天万界合一之后,天地坚固到让人发指的地步了嘛?怎么会这样?”
  “快跑……”
  田野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这让他更是呆滞。
  田野徘徊了九天,尝试了所有,发现自己就像是真正的虚无一样,别人看不到他,听不到他。但是,田野却可以操控一切的道,做任何力量能做的事情!
  九天后,田野遍寻整个世界,却没有发现万古大陆的痕迹,然后田野找遍了三界,在第四界的高天之上发现了万古大陆。
  万古大陆悬浮着,如一座天空之城。
  不过,万古大陆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到处都是大战留下的景象,而且生灵十不存一!
  田野来到了后土宗,后土宗早已不复存在,剑之峡谷也消失不见。
  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不可阻挡地出现在了田野的脑海。
  一股惶惶不安和极度压抑之情出现在田野的心中,瞬息间,田野的情绪居然直接影响了三界的天地,惶恐和压抑浩荡充斥三界,似乎上天要发怒了!
  ……………………………
  全书完
  ……………………………
  就在这里完结吧!
  谢谢所有人。
  谢谢渣渣,冷漠言,半日闲,若安安,寂寞的雨,明月当空,等等等等,不去多列举了。谢谢你们!
  删减了第三卷诸天动乱和第四卷三界大战,很多坑也没填,就这样吧……不然以我这速度,能再写两年。
  从16年十月一,到18年六月一,居然被我坚持下来了,收获挺多的!
  新手上路不容易,多多包涵!
  其他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新书:我道昌狂,老早就构思了,一年多,写了八十几章稿……
  这里混不下去,发在阿…里书…旗了,风格相似,但是希望写的更轻松,更简单,仅供你们休闲,不过貌似以我的尿性,写不出装逼打脸的,努力吧!
  我写的似乎也有一点不一样!
  第一章发在这里,喜欢看的可以看看,不喜欢就丢了!
  谢谢大家!
  ……………………………………………………………………………………
  ……………………………………………………………………………………
  “缘分啊……原来是老乡呀!不知道老祖来自地球哪里?”,姬栋开始激动了起来。
  “谁和你是老乡,别在我面前提地球!我恨地球!恨地球!恨地球!此恨绵绵无绝期,此恨比天高比海深……”,老祖瞬间暴跳如雷,怒火冲天,越说越冲天。
  “那个鬼地方,谁去谁倒霉!靠靠靠……”
  姬栋感觉自己冷汗都被“靠”下来了,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前辈,地球把你怎么了?”
  “靠!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地球!不然老祖灭了你……”
  “是……是……是……”
  姬栋好不容易等老祖平复下来了,才小心地问道,“前辈,地球把你怎么了?”
  “你小子还能不能聊天了?”,老祖的声音阴沉了下来!
  “嘿嘿……那个,还不知道前辈叫什么呢……”
  “我名真英雄!”
  “啥?真英雄?前辈的名字太霸气,一听就极富内涵。”
  “废话!”
  “呃……那前辈怎么到了我体内?”
  “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每次遇到地球人我都要倒霉,真特么想不通!”
  “啥?”,姬栋想了想,自己貌似没把它怎么样吧!
  “呵呵,前辈,我又不傻,这个时候我也有了点大致的猜测,你就不要跟我卖关子了吧?”
  “前辈这样的真英雄,豪气云天,也不至于和我一个小子计较这些什么无所谓的吧!”
  “哼!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废话,我们以后和平相处,求同存异,共同进步,如何?”
  “我去……,前辈,你连这些也知道,简直神了啊!”
  “这个世间又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那前辈,我这是个什么情况?我穿越了吗?”
  “穿越?你小子小说看多了吧!宇宙无垠,生命源地不知凡几,你不过是从地球来到了轩辕帝星!穿越个屁啊!”
  姬栋张着嘴,彻底懵了,好半天之后开始了自言自语。
  “轩辕……”
  “轩辕……”
  “轩辕……”
  “三皇五帝……”
  “神仙……”
  姬栋越说脸上光彩越灿烂!
  “前辈,地球上的那些神话传说都是真的吗?”,姬栋激动澎湃了。
  “真个屁!”,真英雄声音冷冽了下来,“除了名字之外,其余不信也罢,都是忽悠你们的,窃取你们灵魂中的美好而已!”
  “呃……,前辈,你不是也忽悠我吧?”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也罢!你只要记住,地球是一个神奇的生命源地就对了,那里自从发生大变故被封印之后,没有能力逃离的那些蝇营狗苟的小修者也敢自称神仙!”
  “为了树立自己,竟敢诋毁各族先贤,甚至连三皇五帝也敢亵渎,活该被全部灭杀,彻底绝了修行之路!”
  “什么?”,姬栋傻眼了,貌似自己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啊!
  “那齐天大圣呢?”,姬栋从小就喜欢齐天大圣,不由问了出来。
  “闭嘴!”,真英雄突然怒喝,吓了姬栋一跳。
  “此名乃是禁忌,在地球任你说,到了这里后万不可轻语!”
  “可恨呐,可恨呐……”,真英雄可恨了半天,也没有恨出个名堂。
  “你记住,你们耳濡目染的那些神仙传说,经过了太多的加工,不可轻信,有些名字在这里更不可轻提!”
  “记住了!永远记住!”
  “是……是……是……”,姬栋从真英雄严肃的语气中听出了很多东西,似乎真英雄对很多名号很是忌惮,甚至敬畏。
  “那前辈,还是说说我吧!”
  “你有什么好说的!”
  “那就说说前辈?”
  “我没什么好说的!”
  姬栋无语了,不是说好了遵守四项基本原则,互利互惠的吗?
  “前辈,我们不是要互利互惠的吗?首先我们要彼此了解,相互信任吧?”
  “你,我已经了解了!”
  “不是……,前辈……,这样对我不公平!”
  “哼!跟我谈公平,那对我公平吗!我他吗就去了地球外面看了几眼,就被镇压诅咒,拼死从地球逃出来,先是被一只兔子拍了个半死,好不容易逃到了轩辕帝星,先是被龙族追,接着又被巨人族抢,我念上天有好生之德,都没做了他们!”
  “最后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鬼,居然被封印在你体内,而且还进入了凡俗世界,你说,这对我公平吗?”,真英雄又怒了。
  “前辈,你被封印了?”
  “是!”
  “被谁封印的?”
  “被你!”
  “啥?”,姬栋有点懵。
  “你的身上是不是有道纹?”
  “道纹?好像前一段时间突然就多出了很多纹身,不过现在没了!”
  “纹身?亏你敢说出口!那是纹身吗?”,真英雄的语气很不爽!
  “放心,你那纹身现在依然有,只是从表面融入了你的心海,我就是被这种道纹封印的!”
  “看看你的右臂!”
  姬栋闻声立刻扒开了右臂,果然看到了一个巴掌大的栩栩如生的图案。
  一个三足两耳的小鼎!
  “什么情况?”
  “再看看你的左臂!”
  “怎么还有神龙和巨人?”,姬栋一看左臂,更加傻眼了,自己的胳膊上居然有条龙?
  真是龙啊!
  这是要升天的节奏呀!
  “老祖我也一直纳闷,没想通其中关键!”
  “按理说,我被封印还事出有因,可是他们两个不仅被封印,还被一股神秘力量彻底绞杀,成为了供你吸收的精粹,这太无法理解了!”
  “想不通,想不通!”
  “呃……,前辈,能说的细致一点吗?我听不太明白!”
  “我在地球外被地球上的大阵镇压,然后一个老混蛋……不……可爱又善良的老人诅咒了我,一旦遇到地球人就会被封印,成为他的守护法宝,我刚逃出地球,就遇到了你这个地球人!”
  “神龙和巨人为了争夺我,在天弃之地因为争杀,不慎把你砸成了肉泥,但是你却没有死,而他们却莫名地被剥夺了一切,并且被封印在你体内,时刻滋养你的身体!听明白了吗?”
  半晌,姬栋摇头。
  “没明白!”
  “那你以后慢慢想明白吧!”
  “别啊,前辈,说清楚点呗!”
  “你身上古怪太多,我都无法理解,怎么说清楚?”
  “都有什么古怪?”,身体可是进行传宗接代这项任重道远的任务的根本,怎么能有古怪?
  “你身体上为何有封印?这个封印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强大的封印!”
  “不知道!”,姬栋摇头,“我死了一次之后就出现了!”
  “什么?人死如灯灭,怎会复生?不要胡说!”
  姬栋想了想,自己难道没死?
  那自己在地球上的龙门峰被人推下悬崖之后明明自己最后一眼看到身躯都摔的四分五裂了,难道自己当时真没死?
  呃……应该没死,否则现在自己怎么活着?
  “另外,这两个强者的一身精粹被封印在你体内,可是却在你沉睡的这段时间内流失掉了九成九,这些精粹流进了你的心海,可是我探查了很久,在你的心海中什么都没有发现!”
  “心海又是什么鬼?”,姬栋疑惑。
  “急什么,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要是没有以后,你也不需要知道!”,真英雄随口打发姬栋。
  姬栋很受伤,“前辈,你忽悠我就不能走点心吗?”
  “走心?哼,你还是赶紧想法子让你以后少走肾吧,你最近昏睡的一个月,精亏神虚!”
  “不是吧!”,姬栋一醒来时就发现了,感觉自己头重脚轻,虚的很!
  “不就做了个春……梦吗,至于吗……”
  “春……梦?”,真英雄疑惑,自己和这个小子本源相连,自己竟然没有感知到对方做梦,这很不应该。
  “我醒来之前,感觉自己做了个春…梦!有个美女一直在那啥我……”
  “春……梦?那啥你?嘿……梦由心生呀!可别怪老祖没提醒你,年轻不知精珍贵,到时那啥空流泪呀!”,真英雄的语气很是古怪,让姬栋脸色微微一红。
  “前辈,真的是做梦,而且我感觉梦特别的真实,就像真的一样!”
  “真的一样?”,真英雄猛然间低吟了起来,“天弃之地,灭生之泉……”
  “我靠……你……你……你……你不会……”
  真英雄像是想到了什么,陡然惊呼了起来。